1.  扣好人生第一粒扣子名言 - 情感故事网 

          读文章网,情感美文,情感故事,伤感文章,生活常识

          真的想你了

            我说, 想你了,  真的想你了!那种淡淡的说不清的想, 在这微寒的冬日里,在这山城的街道上,在咱们的出租屋内, 在一双儿女甜甜的微鼾声中,想你了。

            初冬的山城, 这夜来的是这般早,这般静。 简陋的出租屋内,炉火燃得正旺,  炉上的热水壶正滋滋地冒着热气,  有一位中年妇女在炉火前静静地孤坐。 简单而陈旧的家具显示出妇女家境的寒酸与清苦,  陈旧的木制大床上, 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甜甜的鼾声,又勾勒出妇女家庭的和睦与温馨。  屋内的男主人他去哪里去了?是外出打牌彻夜未归?  还是有什么事情打扰了他回家的征程?从而使得独守家中妻子睡意全无。  只听得妻子喃喃地自语道:想你了, 真的想你了!

            田志文, 你这个大混蛋!你为什么要扔下我一人到省城去打工? 结婚前你口口声声向我承诺,一生一世与我不离不弃, 永不分离。而如今,半生还未到, 你便变卦了, 失信了。 你向我保证过,时时刻刻,每分每秒,要呵护我,  保护我,永远做我杨丽蓉最忠实的奴仆和保护神吗? 难道这些话你都忘记了吗? 十多年过去了, 我为你生了儿, 养了女, 管着老的,养着小的, 把全部青春奉献给了你。 而你离家都一个多月了, 也从不主动给我打个电话, 每天都是我主动给你打。 田志文,你真是个大混蛋!

            志文,  想你了,真的想你了!想听到你的声音,想看到你的模样,更想这时间过得快些,年关早到,你早些回到家中, 还想向你讲述家中及县城所发生的一系列事情。

            已是初冬季节了,  冬天已经来到了, 咱县北岭一带都落过一场雪了。 也不知省城的气候是否寒冷? 你打工的工地住宿条件是否可好? 离家时,你带的被褥薄, 过冬衣服拿的又少, 现在思来好感后悔,都怪我这做媳妇的不操心, 让你在外面受苦了。每月见你按时寄回钱来时,我的心里就难过得厉害, 鼻尖直发酸。我知道,这都是你在外面流血流汗换回来的呀!发工钱了,  你就上街去为你买件像样点的棉袄,  再买床被褥,  穿暖和,住暖和, 吃饭时也尽好的吃,别在外苦了自己, 要知道,咱爸,咱妈, 包括我娘三都靠你,都指望你呀!你可是咱全家六口人的顶梁柱呀!

            上周礼拜天,我把东东和花花托付给小丽,  回了趟家,  正碰上咱爸咱妈在地里收包谷。 大冷的天,看着他二老在地里艰难地拉着架子车前行, 我心里当时就酸楚得厉害。 咱爸都七十二了,妈也七十一了, 都是年过古稀之人,也都受了一辈子罪了, 本该怡享晚年, 尊受后辈孝敬。 然而在这大冷的天, 他们还在为咱们的生计操劳、奔波, 我看见心里难受极了。 咱这做儿子的,  做儿媳的不孝呀!我在家帮爸妈收了一天, 剩下的估计有两三天就收完了。

            说起回家, 我就顺便给你说说咱村里的情况吧!咱村五百多口人,前些年,青壮年进城务工,走了一部分。  后来镇上相继撤销了中小学, 村里人都带着孩子进城去陪读,  又走了一大部分, 现在村里留守下来的也不足六十多人,且全为老年人。 小丽和海强把他爸他妈也搬进城了。 她家分到了廉租房, 上周刚搬的家,搬家时我还去过。人家单元房就是好,带厨房,  带卫生间,还有阳台,暖气,虽然面积不太大,  但我感觉能住上这样的房子也就满足了。 咱农村人吗,什么也不求, 只求在城里面有套属于自己的房子,和老人、 孩子生活在一块,冬天不受冻, 夏天不受热。

            说起廉租房一事,我就要怪你了。 咱和小丽家同一天报的名,  可如今小丽搬新家了,咱却在摇号名单上榜上无名。  当时二舅说他认识房管所的一个副所长, 能给咱帮上忙。我劝你给二舅塞几百元钱, 让他给咱活动此事, 你总不听,说什么电脑摇号, 全凭运气,塞钱不起作用,等摇号名单出来了,你傻眼了吧!其实你就不知里面的内幕, 小丽那天才给我露了底,说他家为争取一个廉租房名额, 花了八百多元呢!现在我想通了, 当今这社会干啥事都要花钱,听说明年三月又有一批廉租房摇号,咱继续报名吧!我不信咱就争不来一个廉租房名额。

            志文,我认为人不论处何处境,干何工作, 脑子都要灵活, 会来事, 这点我认为你就不及人家海强。海强和你是发小, 同岁且同一天上的学。刚认识你时,  你还在我面前嘲笑人家海强脑子笨, 上学时功课总是不及格,连高中都没考上。你功课好呀,倒上了个高中,可这又起到什么作用呢?人家海强开着大汽车从北岭往宝鸡送煤, 一趟就净挣五六百,  且还能顾上家。你呢?累死累活在建筑工地上每天才挣个一百来块, 两三个月也回不了一趟家。 说这我并不是让你学海强,其实拉煤这事虽然钱来得快, 但风险也挺大的。 海强那车是按揭,听小丽说即使按最好的行情, 每天不停地跑, 要想把车款还清也需四到五年, 而一旦遇上煤矿停产, 煤炭滞销那也只能干瞪眼赔钱了。  就这还存在极大的安全风险。 前两周, 咱县一辆拉煤车在途经城关小学时, 就因刹车失灵而把一个五年级男孩伤了。警察当场就把司机逮捕了, 后来听说被伤着一方提出索赔四十多万, 车被银行封了, 司机媳妇连夜跟人跑了, 留下一双白发苍苍的父母,和一个不住啼哭的三岁女孩。 司机拿不出钱,  也只好等着判刑了,听说要判十几年呢!被伤者一方更是可怜。男孩父母哭得几度晕厥, 好几天滴食不进,  听说现在已失去人形了。车祸猛于虎呀!转瞬之间, 两个完整无缺的家庭便这么支离破碎了。